相关文章

迈图高新材料集团大中华区总裁段小缨:单薄,但不简单

来源网址:

  读上海外国语大学的经济专业,是因为这是当时考分最高的专业。

  毕业后去公司,是因为只想到世界上最好的公司去工作。

  放弃GE的财务工作,是因为想做一个公司的总经理。

  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

  从毕业到成为跨国公司中国区总裁,她仅仅用了12年时间。

  ⊙本报记者吴琼

  

  一个看上去纤细单薄的上海女子,凭什么能在强手如云的GE脱颖而出?凭什么又能坐稳跨国化工巨头的总裁位子?

  前11年,段小缨一直在世界巨头(简称:GE)工作,几乎以每三年一次大升级的速度完成其人生的华丽转身,官至GE塑料集团亚太区聚合体部总经理。GE高新材料集团(GE下属企业)被著名私募基金阿波罗公司收购后,段小缨跟随了新东家,出任迈图高新材料集团大中华区总裁。

  迈图高新是全球第二大有机硅产品及其关联产品的生产商。2006年,迈图高新全球销售额25亿美元,中国业务占据全球的15%。

  从毕业到成为跨国公司中国区总裁,她仅仅用了12年时间。

  她的职业生涯为何这么顺利?她如何在人生的转折阶段作出重要决定?

  第一次,看到段小缨穿着精致考究的月牙白西服坐在论坛主席台上时,记者的第一直觉是:这个中国女子很单薄,但绝不简单。

  第二次,当记者坐在迈图高新宽敞的会议室里,正在向周围人进一步了解段小缨时。她轻盈地进来了,白色衬衫黑色西裤,一身精干而职业的打扮。

  慢慢端详对面这位纤细而美丽的上海女子,记者非常希望从中找到她成功的秘诀。我们的谈话自然也始终围绕着这个话题。

  

  只想到

  世界上最好的公司工作

  当上海小囡段小缨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读完经济专业的本科后,没有如多数上海人一样留在上海就业。段小缨开始了在美国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大学读工商管理硕士的生涯,她的人生就此悄悄改变。

  “读上海外国语大学的经济专业,是因为这是考分最高的专业,出来后的工作也会比较好。”段小缨非常平静地向我们讲述当时的决定,“其实,我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去从事哪一行,只是想到世界上最好的公司去工作。去GE也是很偶然。GE来麦迪逊大学招聘暑假实习生,年轻的我很想学一点东西、开阔一下视野,GE又是一家很大的国际性公司,于是我就去了。”

  1996年,为GE的文化和工作所吸引的段小缨,毕业后就留在GE了。段小缨没有直接做管理或者一些更令人眼热的部门,而是进入GE的审计部门。

  在GE内部人看来,审计部门是GE最重要的部门之一。因为如果做得好,基本上是登上了进入GE领导岗位的直通车。

  “其实审计和我的专业很对口。”段小缨笑称,“我做过调查,知道审计在GE中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因为GE的审计部门和其他企业不同,它既做财务审计,又做内部咨询。”

  在GE内部,大家都知道GE的审计团队更像一个领导人培训项目。在这个审计部门里,员工最长做5年,就会快速吸收、学习到一些管理的精髓,出来之后通常会成为GE下属某家公司的CFO(财务总监)。

  但登上直通车,并不意味能坐到终点。因为GE有一个残酷的年度排名,每一个人都会被考核,考核内容包括业绩、价值观等等。只有那些不被淘汰、与GE价值观吻合的人,才能留到最后。当然,有些人可能做不到5年,就选择离开GE;但有些人,5年内会自动选择新岗位或被提升至新岗位。

  审计部门,成了开启段小缨GE成功史的第一把钥匙。

  段小缨迅速融入了GE审计部门。那是一段繁忙又充实的日子,那也是一段在各国颠沛的日子。“在GE审计部,1年做3个项目,平均4个月做一个项目。”段小缨说,“我们被派驻到GE下属的不同企业,可能从事财务或非财务的项目。GE是一个综合型的集团,旗下企业涉足于不同的行业。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们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充分了解行业、企业、项目,但在这一过程中也锻炼了快速学习、定义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因此,GE内部有一句话‘1年的审计经历,相当于一般岗位3年的工作经历’。”

  在段小缨参与的每一个项目中,成员多来自于不同的国家。一个小小的团队,让大家学会了磨合。段小缨学会了如何管理、带领团队完成任务;如何适应中外文化差异。“中国人可能比较含蓄,不太会表达自己。”段小缨回忆,“有时不免令外国伙伴纳闷,可能会影响合作。其实,如果站在对方的立场想,一切都很容易解决。”

  更重要的是,在4年的审计工作中,段小缨接触到了GE下属的很多企业,或在美国、或在日本、或在欧洲。而这些公司的管理层也对这位秀丽的中国女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0年,段小缨升任GE高级审计经理。

  

  只想做一个公司的总经理

  如果照着这样的轨迹下去,1年之后,段小缨将成为GE下属某家公司的财务经理,而后升至财务总监。但突然之间,段小缨决定放弃这条平稳的人生之路。她第一次陷入选择前途的迷惘中。

  “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将来,但我发现自己并不想走这条路。”段小缨说,“因为我虽然可以做一名很好的财务人员,但我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做财务总监。但我想做什么呢?我也一无所知。”

  庆幸的是,段小缨碰到了几个很好的经理。这些经理们给了段小缨一些建议:或者寻找一个过渡,在了解心中需要后才做决定。

  幸运之神再次降临。这就是闻名一时的六西格玛项目。

  “当时,在GE内部大力推广六西格玛管理。”段小缨说,“于是,2000年,我加入了GE塑料集团,从事六西格玛质量管理。”

  六西格玛是一项以数据分析解决问题的方法,因此可以运用在不同部门。透过六西格玛项目,段小缨又接触了GE塑料的不同部门,并将这方法运用在不同国家。其中,有1年半时间,段小缨在GE塑料日本的公司。

  “在从事六西格玛管理的过程中,我终于想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段小缨告诉记者,“我想做一个公司的总经理,而不是财务总监。”

  冒险的基因终于再次发挥作用,这个看似纤细的上海女子再次开始了人生的重大选择。

  

  圆梦之路:缺啥补啥

  如果说此前的经历,奠定了段小缨在GE集团的地位,那么此后的选择则彻底改变了段小缨的人生,并且使她开始有意识地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

  “我很清楚地度量自己,做CEO还欠缺什么。”段小缨告诉记者,“我做过审计,有财务背景;做过六西格玛质量管理,有过程管理经验;但我还欠缺销售的经验。”

  此外,在哪个国家发展?在GE的哪个部门发展?亦成为段小缨必须考虑的问题。留在比较熟悉的GE美国、还是工作了一年半的日本?是留在化工业,还是寻找其它行业?

  如果在其他集团,或许这些都不是问题。但在GE集团,选择一个合适的行业成为一件相当令人头痛的事。

  用一位“骄傲”的GE人的话来说,“GE涉足不同行业,在多数行业里,我们的这些子公司都可以排名世界500强。”

  选择正确的行业,才能脱颖而出,才能实现段小缨的目标。这一步不比年轻时的无意识选择,来不得半点疏忽。

  2002年,段小缨选择回到中国,从事GE塑料行业。

  段小缨说,选择中国有两个理由:一是从企业的机会来看,1996年以后的中国有着公认的快速增长。二是背井离乡多年后,她也很渴望再回到中国。

  选择GE塑料的理由则更简单,因为GE塑料是GE在亚洲最大的部门。

  “但这一决定,也令我有所舍弃。”段小缨有些惋惜地说,“虽然得到了更广阔的空间,但也放弃了美国的朋友、网络和资源。”

  来到未来发展事业之地后,段小缨开始补足销售这一环。

  “2003年起,我有意识地找了关于市场和销售的工作来做。”段小缨其后担任了GE塑料集团大中华区市场总监、亚太区市场总监之职。

  在那段从事销售的日子里,段小缨了解到GE以外的GE:我们会面对客户、外部人。这样能学会如何倾听客户的需求。“一个企业要做大、要持续发展,还是要回到客户需求这个支点上。只有将客户需求转化、深化成产品,才能打败对手。”

  第二次成功转型后,段小缨终于实现自己心中所想—————成为了GE塑料集团亚太区聚合体部总经理。

  谈到这里,陷入回忆的段小缨沉寂下来,但时间很短。望着记者,段小缨说,“回过头来看,在每个人生的转折点,在不知道该做什么时,可以去问一下自己内心深处最不想做的是什么?这样也许能帮助你清楚地了解自己想要什么。其实,我将六西格玛运用到自己人生道路上了,这样才能更好地把握机会和机会里包含的内容。”

  

  执掌迈图高新中国帅印

  段小缨没有意识到,下一个机会很快降临。

  2006年,GE高新材料集团被著名的私募基金阿波罗公司收购。

  段小缨的第三次重大选择接踵而至。是留在GE这样一个大团体中,还是选择阿波罗旗下,做一只开荒牛。在GE,虽然有残酷的竞争,但那毕竟是熟悉的竞争轨迹。而在迈图高科,未来会发生什么,对于段小缨来讲是一个未知数。

  段小缨作出了她的决定:放弃老东家GE,继续在中国从事塑料业。她希望自己能更独立地发挥作用,希望自己能面临更大的挑战。“听到阿波罗收购了GE高新材料后的几周内,心情还很失落。但很快我就没有时间顾及了,因为更多的工作和责任降临。”

  很快,阿波罗重组GE高新材料集团,组建了迈图高新材料集团。段小缨管理的GE东芝有机硅公司成为迈图高新材料集团独资公司。从此,迈图高新材料也成为全球第二大的有机硅产品及其关联产品的生产商。2007年1月,段小缨就任迈图高新材料集团大中华区总裁,继续领导迈图高新材料集团在大中华区的有机硅业务。

  “同样总经理的职位,包含的内容大不相同。”段小缨说,“脱离了GE这颗好乘凉的大树后,我们要做的事更多了。”

  段小缨开始体会不同的经历:重新组建一个新公司的点点滴滴。那些琐碎的事情令她劳心,但也令她看到新公司成长的希望。

  “以前在GE下面,GE总部会有很多支持给下属企业。”段小缨指出,“剥离出来后,才知道要做的事这么多。”

  在段小缨的手中,迈图高新犹如一堆积木,正在一块一块地搭建中。或许不久,真能如段小缨所言,“迈步向前,大展鸿图。”

  很久以前,男人写下规则,制定了标准,这些规则和标准主宰着今天的商业环境。为了在这个依然是男人把持的财经界取得成功,她们凭借怎样的独特魅力,游刃有余,大放异彩?

  “财经名女圈”关注财经界名女,让读者感受她们非同一般的人生。

  ■人物对话

  选择与新安化工合作

  有两大理由

  上海证券报:迈图高新在全球有多大的市场份额?

  段小缨:我们有两块业务:一块为有机硅、一块为石英。就目前情况看,迈图高新是世界上第二大的有机硅供应商,是第一大石英供应商。2006年,我们的年销售收入为25亿美元,中国占据15%的份额。

  目前,迈图高新的全球业务主要在美国、欧洲、亚洲大三地区。亚洲包括日本、东南亚、韩国、澳大利亚、新西亚、中国等地。不过,中国是全球发展得最快的地区。

  上海证券报:有机硅为什么这么重要?在中国有多大的空间?

  段小缨:有机硅俗称“工业味精”,它深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洗发水、香波、化妆品、农药、电子电器元器件(手机、电脑、液晶电视)、汽车轮胎上都应用了有机硅。以农药而言,国外讲环保和节水。如果加入一种有机硅,可以让农药更容易为植物吸收,以达到节水和环保的效果。同样的效果,可以节约30%至50%的农药剂量,节水70%。

  2000年以前,中国的有机硅一直以进口为主。但在2000年至2007年,中国有机硅发展相当迅速。客户群、销售额每年均以2位数的速度增长。

  我认为,有机硅的需求来自于两方面。一是外国合作伙伴在中国本地化生产后,为我们带来的机会。比如我们在国外的老客户。二是中国本地需求产生的市场需求,如建筑业用的硅胶。目前世界上没有一个建筑业的发展速度像中国这么快。

  上海证券报:迈图高新在中国的战略是什么?

  段小缨:自从与新安化工成立合资公司,生产有机硅单体后,我们已经在中国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4家有机硅下游工厂,1家上游企业(与新安化工的合资工厂)。今年9月份,我们在上海的研发中心将落成,这也是我们在全球的第四家研发中心。

  上海证券报:迈图高新与新安化工的合资工厂,是目前国内有机硅单体中规模最大的。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为什么会选择新安化工?

  段小缨:2006年初,我们就和新安化工有频繁的接触了。其实2年至3年前,我们就有过与国内企业合作的想法。当初更想在布局上向上游突破,从而在中国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曾经想过自己做;选择合资这一条路时,也曾经考虑过多位中国的合作伙伴,但最终与新安化工走在了一起。

  选择新安化工一是它在中国本土的发展速度很快,他们对本地市场了解,且有政府资源等优势。二是双方在经营理念、工作作风、工作模式上都较为相似。

  在有机硅的上游单体领域内,公司间的合作很常见。这是一个资本和技术双密集型的领域。

  ■人物简历

  段小缨,现任迈图高新材料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出生于中国上海,拥有上海外国语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后又在美国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大学深造并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1996年加入GE,服务于公司审计部门。在四年的审计工作中,升任高级审计经理并领导GE全球多项业务的审计工作。2000年,加入GE-塑料集团,担任亚太区六西格玛质量管理项目负责人,后又被任命为GE-塑料集团Lexan树脂业务大中华区销售总监。

  2003年起,先后担任GE-塑料集团大中华区市场总监、亚太区市场总监和GE-塑料集团亚太区聚合体部总经理等职务。2006年3月至12月,担任GE东芝有机硅有限公司大中华区总裁一职。

  自2007年1月,就任迈图高新材料集团大中华区总裁,继续领导迈图高新材料集团在大中华区的有机硅业务。

  ■人物语录

  “回过头来看,在每个人生的转折点,在不知道该做什么时,可以去问一下自己内心深处最不想做的是什么?”

  “在从事六西格玛管理的过程中,我终于想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想做一个公司的总经理,而不是财务总监。”

  “我将六西格玛运用到自己人生道路上了,这样才能更好地把握机会和机会里包含的内容。”

  “我很清楚地度量自己,做CEO还欠缺什么。我做过审计,有财务背景;做过六西格玛质量管理,有过程管理经验;但我还欠缺销售的经验。2003年起,我有意识地找了关于市场和销售的工作来做。”